秒速赛车
分享

幕后 | 除了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圆形画幅,还有什么猎奇画幅?

星新一 发布于 2016-11-22
频道: 综述 

冯小刚的力作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最大亮点就是电影的圆形构图。

圆形构图和灰暗色调形成的复古感,大有宋朝绘画的遗风。

有趣的是,潘金莲正好是宋朝人,冯小刚正好把李雪莲和潘金莲两个角色穿插起来。

剧照里面有许多江西婺源的古韵迤逦,对于背景图的选择,冯小刚也多有考究。点缀着水墨画般的村落风光,水雾萦绕,幽野清逸。

枝蔓、桥梁、树荫形成多层次的空间结构,凝练的墨绿色使整幅画面都焕发了生机。

搭配着纯净的颜色,一水一路尽显江南风情。

这画中的黑瓦白墙与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主背景图完全吻合,片中出现的前中后景象设计也符合传统绘画作品中的空间结构。

这古典的写意不仅体现在镜头中的景别处理,还体现在色调的营造上。

冯小刚将主色调调向昏黄,再略加青绿,让整副画面与李雪莲(范冰冰饰)身着的墨绿色毛衣色调统一,暖色系的加重,更增加了电影复古的气韵。这晕染的着色不禁令人想起了中国山水画中的“青绿”,即用矿物质石青、石绿作为主色的山水画。在淡彩的基础上笼罩着青绿。

不仅如此,它看似粗糙却体现出了自然之景的一种浑然天成之气,由此可见,从影片影像美学的整体立场表现上,导演颇具野心。

感叹完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美术之后,我们来考究一下这种实际的拍摄设置。

其实在影片当中的圆形构图,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并不是第一部,2014年的墨西哥、比利时合拍片《路西法》(Lucifer)也是采用圆形构图,这是第一部采用圆形构图的剧情片。

这是导演Gust Van den Berghe的"宗教题材三部曲"的最后一部,为了深入未知领域,影片采用的了圆形镜头的新技术,这种镜头是专门针对这部电影与布鲁塞尔大学联合开发的。

用物理方法打磨镜头,生成一种360°反射/折射的光学锥形反射镜头来表现,美其名曰“圆形(Tondoscope)”,像一个虹膜图像,完全将导演心中对于封闭式天堂的概念转化成影像。

据说,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圆形浮雕(tondo,——室内装饰画的常见样式)和画家们使用的工具是这种镜头的主要灵感来源。

依照导演的说法是他想象上帝造物之前的样子,于是只用一个圆来展现。这种方式具有哲学思维,来连接微观宇宙与宏观宇宙,我们从天堂的角度去看待世界,它就应该是一种星球的样子。同时,也是一种通过显微镜来看世界的方式,可以体验世界的分子结构。

和《路西法》更是全部使用了圆形画幅来拍摄不同,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是用后期圆形遮罩式的拍法,即使是圆形画幅,画面依旧是完整的,而《路西法》则更像是方形画幅被强行裁成了圆形画幅,经常出现人物的一部分出现在画面外的情况。作为艺术影片,这和导演想要表达的哲学观点暗中呼应。

关于圆形构图,冯小刚导演是这样说的。

“其实就是拍了这么多年,想每次都给自己一些新鲜感。我就是想怎么能够找到一个过去大家没有用过的一个方式来拍。因为你看这个题材表面上,让大家觉得和张艺谋导演、巩俐演的《秋菊打官司》相像。然后这个是荒诞和写实,面儿上看是极其写实的,那么实际上它的感觉又有点儿荒诞。所以我在想我到底走哪条路,是走写实的路还是走有一些似是而非的,我觉得这个圆是让人感觉和现实是有一定距离的?!?/p>

片中李雪莲在家乡告状的段落用了圆形画幅。由于南方古镇、村落的传统味道,加上色调上的处理,略有一丝古典绘画的意味。

但圆形画幅在这里更重要的作用,或许是冯小刚所说的,增加荒谬感、距离感,但又使故事变得非常中国。

随着李雪莲去了北京,画幅变成了正方形,以此表现权力中心地的“规矩”。

“我(冯小刚)是在讲一个故事,所以就选择了圆。然后我还受到了一个启发,加拿大有个年轻导演叫泽维尔·多兰,他拍了一个电影叫《妈咪》(Mommy,2014),它的画幅在随时改变,他高兴拿手一扒,本来是方的,扒成一宽银幕了,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。但是人家已经有一方的了,我觉得不能再拍方的。后来“小贾”贾樟柯、侯孝贤他们不是都拍了这方的吗?我就想,他们都方的,我圆得了。其实没有那么深奥,就是好玩儿,想干点儿出格的事儿?!?/p>

冯小刚提及的导演泽维尔·多兰在《妈咪》里使用了1:1的正方形画幅,表达青少年压抑的生活空间,而当剧情发展到全片最欢快的阶段时,男主角在飞行的单车上冲着银幕用自己的双手将画幅缓缓“打开”,这一巧妙的设计轰动了戛纳电影节。

此次冯小刚在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交替使用了圆形画幅和方形画幅,这也是国产影片更是院线商业片第一次大规模运用圆形画幅。

画幅其实就是电影画面宽度与高度的比值。从最早的1.33:1,如格里菲斯1915年的《一个国家的诞生》。

其间经历了各种不同画幅的变化,一直到现在最常见的2.35:1和1.85:1宽银幕。那么既然如此,就有导演想在画幅上面做文章,通过画幅的变化,对观众的观影感受产生微妙的影响。

沉迷构图和画幅的“强迫症晚期患者”安德森在画面上一向为人称道。层层递进的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从小女孩在作家雕像前打开小说开始,然后作家出现,开始引入Zero这一人物,紧接着Zero开始讲述他和古斯塔夫的故事……也是使用了各种比例的画幅。

随着故事线的演进,三段故事分别发生在1985、1968与1930年代,而三个年代的屏幕画幅宽高比也各不相同,分别在几种画幅中来回变换。

另外,在贾樟柯的《山河故人》里面,的确有使用多种画幅的改变,分别用三中画幅来表示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

开头迪厅的画面是4:3,呈现出一种复古感。

故事演进到“现在”,则出现了正?;?。

在影片的最后,导演使用了宽画幅,凸显现代感。

也有更多的电影人不满足于方形画幅,不过早前,大部分圆形画幅都用来表示“窥视”的意味,当主人公通过镜头、窗口等介质被窥探、窥探别人是,就会出现数个圆形画幅的镜头。如希区柯克的《后窗》。

库布里克的《2001太空漫游》

圆形画幅的叙事意味也在不断的被发掘,1955年日本导演木下惠介的《野菊之墓》中就曾经出现过部分情节用圆形画幅拍摄的先例。

影片讲述的是一位老人的归乡之旅,影片中,老人的回忆全部用椭圆形遮幅来表现,而现实则用正?;凑瓜??;那鸩唤瞿苋萌酥苯影压ズ拖质登挚?。而且椭圆形画幅与镜头里的自然风光结合起来,有了东方的古典美感。

近日以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的120帧震动影坛的导演李安,也曾在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中使用了多画幅。

但是据说是为了模仿原版小说的封面。同时出于画面构图的需要,画面中竖向的方向感比较强,把宽度拉大会有损这种方向感。

最后,引用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摄影罗攀的话,“它有很多限制,但是这些限制也带来了很多我们的改变——包括它适合景别松、反差低。就是我们通常拍电影,我在剪接的时候挺受不了原始底片那种白色的光……现在电脑也方便了,就把反差拉起来,调子弄弄的。弄完了我看着也舒服,过去我们的习惯是拉反差,把反差加强,使画面提神。但是在这个圆里头,就会做一个低反差的,这是跟过去拍电影很不一样的?!?/p>

最后备注一下,整个片子就是用了三只镜头,21的、25的和50的,就用了这三只镜头拍的。而且是单机拍的,所以《我不是潘金莲》这个摄制组这方面的器材省了不少钱。



本文章为原创、翻译或编译,转载请注明来自秒速赛车

微信“扫一扫”,直接在手机上观看影片

加载更多

影片点评
快速评论

  • 加载更多

热门排行

正在热议

更多活动+热门活动

  • #创作吧! 少年#第18弹 好久不见
  • 天工异彩《电影工业级调光教程》
  • 「电影自习室pro」版本全面升级!
  •  30天熟练掌握AE&C4D
  • 加入我们
  • 出品发行
×
×

用「V电影」客户端下载高清影片

扫描二维码下载
- iOS / Android -

×

登录